關於部落格
  • 49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一切都只不過如此


西湖邊上的雨,是載著千年來白娘子的報恩之心紛至遝來的,守著千年前不變的約定,終成就了一段曠世奇緣。斷橋未斷,依舊橫在碧波蕩漾裡,斷的只怕是橋上撐傘人的寸寸柔腸,也不知是多少人夜夜的好夢斷了;橋邊的白雪紅梅,迎著臘月裡的凜冽,年年歲歲,如期而至。我不知道這紛揚的白雪又白了橋上默然佇立的誰的孤影?

要說守約,我想清明的雨可算得上是最守約的了。踏著人家長滿青苔的屋簷而來,零星地滴落,打碎了匆匆時光裡的一段瑣碎流年,落在反著光的青石板幻化成的鏡裡那姣好的面容上,連著蕩漾在水面上的誰家不須歸的漁船;雨滴裹挾著逼人的寒氣而來,沖散了小巷裡誰家臥病在床的老嫗熬藥的苦香。老祖宗的傳統,我們似乎總還是無法超越的。因為它始終是那麼守約,千百年來,還是一樣的人家,青磚黑瓦;還是一樣的天空,空蒙晦暗。細雨朦朧,濕滑了林間小道裡的秋千,搖擺在童年時拉鉤成約的認真模樣裡,滑落在誰的夢裡那雨巷姑娘的油紙傘上。

丁香一樣的姑娘早已不知所蹤,只留下涼氣中淡淡的快要消散開來的清香,訴說著無聲的落寞。灰青色的天空還是一樣的形容枯槁,滑溜溜的條條苔痕依舊是一樣泛著冷漠的青。那道頹圮的舊牆還如同昨日,一樣的惹人心痛不已。但那抹丁香一般優雅的身影卻漸漸淡漠了,了無邊際的雨鋪天蓋地而來,模糊了誰眼中的期盼,淋濕了誰心中熱切的渴望。零落的心,如秋日裡散落的花瓣,發著枯黃的老態龍鍾,卷了邊,萎縮著,一片片,一塊塊,散落在冷酷的風中,凋零在人來人往的泥濘裡,粘在黃昏耕作歸來的農夫不經意間的草鞋上,粘在誰家悠閒吃草、漫步雨中的老牛蹄下;點點滴滴,被碾碎的慘澹光景,透著觸目驚心的血紅色;到最後被碾成了末,化在風裡,土裡,水裡,人家的屋頂上。

那些輕易許下的約定似乎總是與青春有關,它像青春的夜空裡絢爛的流星,美是美,卻總是一閃而過的。人人都道青春如花般盛開,我覺得青春只是像花的嬌豔罷了。花是守約的,花有重開日的,花開了一茬,明年更紅過今年的一茬。花是春天的愛人,春天如約而至,花倚欄遠望、翹首以盼的日子也就有了安慰。青春卻不同于花兒,青春是不甘寂寞獨放的,它偏偏是個任性的主兒,它也註定是一場未完成的遺夢。它飄蕩在家家戶戶窗前那盞昏黃的舊檯燈下;游晃在夜風盈滿衣袖的淒苦破敗的小橋之上;更倔強地依附在清冷而又形單影隻的那彎新月上。青春本就是受不起誓言與約定的,青春裡所發生的一切都是可原諒的,也是不可重複的,又是自由的。一旦賦予它束縛性的條條框框,都是必定會失敗的。青春受不起約定,但青春裡的人和事卻又偏要逼著它去承受,有些霧裡看花,水中撈月的遺恨。人和事也只有無可奈何地接受,反倒成了賞心悅事誰家院的無限惆悵?

這樣看來,青春還不如花兒。詩經裡說:“桃之夭夭,灼灼其華。”灼灼的華美也只能是花兒的,不堪歲月溜走的青春又豈是能長久的。年歲裡有多我們猜不透的人和事,看不透的情與愛,我們也會不禁的發出感歎。倒真成了歐陽修的詞裡唱的那樣:“今年花勝去年紅,可惜明年花更好,知誰與共?”可青春裡的約定還是會藏在心裡,待到往事萬物都已塵埃落定。它最終成為了一顆生命力極強的種子,深深的紮根在心裡,發芽成長,竟也靠著時光裡偶然的回憶結出了記憶的果實,豐盈飽滿,卻只是能遠遠地觀望了。這約成了陰雨天裡傍晚初晴的濃雲下的一抹淡痕,淡是淡,但再黑的的雲都無法遮住那片光亮,只因它是未完成的約定,橫在心裡,住在記憶深處,眼邊兒看不到,嘴邊兒掛不著,卻永遠一直存在。

青春裡的約又多半是使人發愁的。窗外的鴿群飛去又飛回,不曾失約,想來這養鴿的人,必定是一個守約的閒情高雅之人。飛鴿傳書,驛寄梅花,魚傳尺素;不管守約與否,這家書,這梅花,這尺素,仿佛都只凝結成為了眼中的一滴淚,滴落在攤開的素箋上,暈染了墨色,化成了一個“愁”字。那可真是“有約不來過夜半,閑敲棋子落燈花”的寂寥與惆悵。好像是什麼都不肯守約了,可這愁卻真真切切的守約而來,白白讓人挨著,一年年地來,沒個盡頭。在那衰草黃葉連天的長亭下與人相見,在那登高憑欄遠眺的思婦悠長的目光裡,還在深夜誰家翻身未眠的歎息聲中,又在誰獨立寒宵的淚光裡。這愁倒像是蒲公英的種子,多得結成了絨,風一吹,落得滿天滿地,粘連在人身上,想甩卻甩不掉。落在哪,就在哪生根,生根就更加的痛苦了,就像一場莫名其妙的心臟手術,本來沒病,卻要生生的割下心臟的一塊來,供它吞噬。無法拔出它,不想由著它的性子,卻偏偏無法自拔。而它的生命力又旺盛,你不一下子斬它個乾淨,明兒個,它就連成片,佈滿你的整個身體。它糾纏著你不放,讓你無可奈何。你極力的想要不去想它,可它卻偏偏要找上門來,讓你無處可逃,無處可躲。不過,想擺脫它也不難,全看你自己了。其實這愁守約似的天天都來,你卻沒有要天天接待它的責任,你大可不必去理會的。

這世界多奇怪啊!人不守約,可這事所產生的愁卻偏要守著舊約年年歲歲地折磨人,生生地從春花的含苞未放熬到枯死成泥,將青絲熬成白髮。眼前的景都是愁,如鉤的月是愁;雙溪舴艋舟載不動的是愁;寂寞梧桐深院裡鎖的不是清秋,又是愁;剪不斷,理還亂的更是愁;真可謂別是一番滋味在心頭。

未達成的約定終究是成了那抹清愁,或許,當平凡恬淡的生活如滾滾江水咆哮而來時,一切都只不過如此。
娓娓傾頹著心殤
いったいわたしは今
家庭ごみ出しの日なので
七撣金,八撣銀
我相信總有一天有那麼一個人懂
私の場合はならないのだ
只是這樣靜靜的憂傷
扛起自己鮮活的人生
不過是孤獨的紀念
過去的再也過不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