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你若盛開,清風自來

初夏時節的雨淅淅瀝瀝下個不停,草木被洗得面目一新,好不恣意。近來瑣事叨擾,忽然想到了雜誌書上的一句話:我現在的謹小慎微是為了彌補以往的有恃無恐。這說得多像我啊。多少個日夜翹首期盼的現在,多少人懷念如苦的少年,卻因在我眼裏多下了幾場雨而變得不美。

四歲,在暖陽微風下追逐嬉戲,在月華傾瀉中膝下承歡,我可以撚一朵蒲公英放在手裏吹拂,或是輕踮腳尖趴在窗前仰望,或是蹦跳著試圖撲捉午後的蜻蜓,都在陽光下,暖洋洋的懶散中。

七歲,我以為自己永遠都會是無憂無慮的小孩,哪知一如學堂深似海。只是慶倖我還有一片屬於童真的白雲藍天,攀爬樹幹摘落半熟的果子,坐在溪邊玩捏稀泥和的玩偶,扯落山坡上的夜花藤辮作花環……從未覺得哪個季節或是那種天氣回讓我一想起就泣不成聲,歪歪扭扭的字跡中,輕微細膩,浸透出的只有陽光和愜意。殊不知有物將我已然束縛,如影子般輕巧地。

回憶就像美酒,甘醇,使人長醉。

十四歲,“娉娉婷婷十三餘,豆蔻枝頭二月初。”若嫣豆蔻,把歲月錯落成詩的年華。卻因讀不懂人情世故,看不來世態炎涼,使得少年有顆脆弱的心,愛沉溺在錯覺與虛幻中,游離在夢與醒的邊緣,菜渴望著能踱步蘭亭,輕解羅裳,待冰肌消融,倦鳥還巢,癡癡的蘊育著季節的風情,在無涯無角中彩繪春華秋實。

成長是最美麗的痛,途經歲月的打磨,恣意驕縱的心性早已煙消雲散。

十七歲,躁動與浮華粉墨登場,四起的煙塵淹沒著人原始的本真,丟掉簡單的頭腦,抹去憨傻的笑,而要套上冷漠的盔甲,踏上沉重的步履。起初我覺得自己就是塊頑石,而為了長大,就要被世故的風吹刮,被虛榮的雨拍打,最後成了呆板的卵石。不可避免的一些東西,總來得猝不及防。

十七歲,高考是一條河,載著兩船,一為名,一為利,三更燈火五更雞利搏出一個理想,所謂理想,不過功名利祿中的歡愉。

開始想要一段眉清目秀的好時光,讓年少像一彎春日裏剛融化的水,溫情地流。

我一直以為最醜的花是未經綻放時的蒲公英,毛茸茸的細枝幹上托著些大大小小的花苞,長在山坡上,荒地裏,雜草中。在它汲取夠大自然的恩澤後,奮力掙脫束縛,緊裹的花苞綻放了,一個個有靈性的生命在豔羨的目光下飛舞。

十七歲,你若盛開,清風自來。The princess has been turned to stone
Cookies
Baked Feta
Grapefruit Yogurt Cake
学業や仕事に追われ
だいたい
少なくとも
まずは足が速い
時間は有限で
苔のむすぶま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