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解放前父親參加革命

父親是寬容的。我在家裏是最小的,按照姐妹排行,上有姐組,我排行老四,但如果按照兄弟排行就是老三,在農村來說我就是老三,所以在村裏鄉里鄉親的就稱我為老三。在我剛出生的時候,父親和我母親說,又多了一支扁擔。在當時的形勢來說,無疑是說將來又多了一份爭工分的勞力,能為家庭減輕一份負擔。在父親的袒護下,我的童年是快樂幸福的,無憂無慮。也正因為如此,我也犯下了時人無法容忍的過錯。在我十歲的時候,記得是農忙季節,家家都要把秸杆堆放在家前屋後,我們幾個小頑皮,那時沒人什麼好玩,用默水瓶做成小煤油燈,每人一只,拿在手上到處亂跑,這在農忙季節是大忌,一旦起火,後果不堪設想。有人告狀,母親一跳三丈,拿起掃帚滿莊追打,我們幾個嚇得躲到路邊的草堆裏,不敢出來,只聽父親邊走邊對母親說,別把孩子嚇壞了,要好好地說服,以教育為主,讓他明白道理。母親不依不饒,為此父親沒少被母親數落。此事我感謝動了一輩子,至今不忘,不是說母親不對,只是教育方式不同而已。

  
父親是謙虛的。解放前父親參加革命,做過遊擊隊長,在家鄉小有名次,負責周圍幾個村的抗戰,雖然父親至死沒有和我談過,可能也是因為我還處於學習階段,不曾有機會,但做過兒童團長的近房哥哥與我說過多次,那時他是兒童團長。為此,文革間他也沒少幫我家的忙,因為父親文化革命時候從位置上下來了,這位近房哥哥做我們村的財務總帳。他總是說,父親本來是做鄉長的,因為謙虛他讓給了其他的人。父親為人謙虛,忠誠老實,那時紅衛兵指認某人是叛徒,一定要父親作證,父親堅持原則,被告關了三個月了事,這個我印象尤深。從此父親不再為官,從事農業勞動,也沒一句怨言。

  
父親的一生是勤勞的。從我記事起,父親就是一個護青的,那時農業寨也叫大集體時期,農作物雖長得不怎麼回事,但人們雖白天高喊毛澤東思想,夜間肚子餓得咕嘟叫,經常去集體田裏撈點什麼,以解決臨時困難,護青的崗位得顯尤為重要,他總是整夜整夜地在外面巡邏,不得歸家,直到早晨上工的哨子響了,他回家睡覺,到人家休息了,他就出去,拿現在來說叫反季節工作,其辛苦程度不言而譽。記得母有一次晚上生病了,要去醫院,請人去叫他,他說等天亮再說吧,醫院晚上也沒有人,其實他是惦記田裏的那些莊稼,為此沒少被母親數落。別人護青是睡覺,父親卻不,總是整夜轉悠,為此有人說他太屈了,他卻說這是應該的。那時集體有曬場,在農忙的時候他總是在下午幫著去幹點什麼,但那是不另外拿工分的。

  
父親的一生是艱辛的。小時候經常聽奶奶講,我父親十三歲就單獨推小車去黃橋做生意,一天來回六十公里,那是怎樣的辛酸,在當時我們也覺得不可思義。參加遊擊隊的時候,整夜不能歸家,都是睡在溝邊,那時叫“沖溝頭”,因為睡在家裏,隨時會有生命危險,國民黨還鄉團就在薑堰縣城,離我們較近,說不定在哪時在夜裏就會被抓了,記得有一次因為我奶奶生病了,父親睡在家裏,為此付出了代價,夜裏父親被抓到城裏,差一點被活埋,後來通過很多的關係,才被暫時保了出來。
瞬間、久奈の身体が
我們只有一個人生!
英語学習をし
首都圏直下型地
往事知多少?
我心裏暗暗地下了決心
出簷的兩房之間幾乎挨上
有些就註定要關上麼
んな不満があるから
世界中で活動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