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田裏基本上就是這兩種作物

 秋季拾的柴禾加上冬天摟的樹葉總能夠保證我們做飯所需了。

  
我最喜歡秋天了。

  
秋天裏,到處是成熟的莊稼,秋季的作物多,那時種的有稙棒子、晚棒子和高粱,大田裏基本上就是這兩種作物,只是在晚棒子地裏套種綠豆,在高粱地裏套種黃豆或是黑豆。我

  
那時年少,少年不知愁滋味,每次走在這條通土路上,我和所有農家孩子一樣總是愛吃甜棒,先把棒子秸杆弄倒後嘗嘗甜不甜,不甜再弄一棵。吃著甜棒和母親一道沿著這條路走下去。我們最愛吃甜棒了,平日裏生活艱苦吃不到糖,唯有對此情有獨鐘,邊吃邊吐嚼剩下的瓤子,在我們的身後留下了一路的白花花,到處都是幹澀的甜棒瓤子。

  
長輩們對我們這些孩子“亂砍亂伐”的行為不時地提出忠告,提醒我們不要隨意亂糟莊稼,總是告訴我們:要吃就找那些“槍桿”。所謂的“槍桿”就是那些不長穗只長棒子秸的秸稈,“不孕”的槍桿一般情況都是特甜的,我們也樂意找槍桿砍伐,但是不孕的不多,找起來費時。

  
其實,大人們在收割玉米秸時,也時常注意著這些槍桿,到收工時,每人身後的筐裏都有一小抱甜棒帶回家,同時也邊走邊嚼,大人們也會饑渴。

  
秋天裏的螞蚱更是肥碩。此時是萬物要結果的季節,這時的螞蚱也不例外,母螞蚱都身懷有孕。

  
莊稼人初夏裏逮“知了猴”吃,在這秋天裏逮螞蚱吃。到這時,母親總是用一塊破布為

  
我縫一個小口袋,用來盛那些個活蹦亂跳的螞蚱,母親說她小的時候常用一根木棍綁上半個鞋底子拍螞蚱,我也有這樣的一個家什,真的挺管用。

  
在地裏休息時,我總是去逮螞蚱。其實在下午,總有些懷孕的螞蚱到路中央來產子,大

  
熱的天,而且是在硬梆梆的土路上,它們把自己的尾巴深深紮進硬土裏做自己的產床,土地做自己孩子的繈褓,這時的螞蚱最好抓了,手到擒來,飛不了,而且個個肥大,有孕的母親總是健壯肥大。

  
在這條路上總能逮著很多的“孕婦”,我的收穫也在這秋季。た吸引器とも言え
最美的愛情故事都是短暫
真実のみを語
修学旅行で行
見渡すかぎりの
重を支えて歩き
傷暑’是指人被暑邪所傷
當代的一些人物和一些重要事件
真正的老家在下江的荊州
慎重性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