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對彩蝶繞花飛舞

隨著城市的擴建,父母的房子幾易其主,這件事早已被大家淡忘了。(2002年的第一場雪)

事有湊巧,前不久我奉命去那片舊區進行綜合改造,隨著推土機轟鳴的巨響,一只壁虎緩緩的甚至很艱難的爬了出來。我走近一看驚呆了,這不是那只沒有尾巴的老壁虎嗎?它一個人在這裏整整生活了22年。

原 來那是一只雌性壁虎,還是在她度蜜月的時候,丈夫走失後就再沒回來。他相信,只要丈夫還活著就一定會回到這個溫暖的家。她還依稀地記得就是在這個剛剛誕生 的新家裏,丈夫已經許下諾言:一生相親相愛,永不分開。僅僅為了這一句諾言,她耗盡了自己青春的歲月,在此守候了一生。如果不是房屋拆遷,她寧願老死在裏 面也不會搬家的。因為他的丈夫不識字,她怕倖免遇難後的丈夫找不到回家的路。

這個人性化的故事有點淒慘的美麗和悲哀,我忍不住和愛人述說。愛人笑我神精質,還戲言:你告訴它外面的世界很精彩,其實她活的很無奈。偏偏這時耳邊又響起《女人不是月亮》裏的一首歌“世界上十個女人九個傻,究竟是為了啥,為了啥,為了啥……”

人之初,性本善。其實生命最本質的光華是美麗的,一切有生命的個體都用各種不同的方式表達著他們的愛戀。只是被這個物欲橫流的社會掩蓋了自然的屬性。

有一篇文章這樣寫道:相擁的生命是最美的。一個小孩問媽媽:“為什麼電視裏的叔叔阿姨分別時要擁抱?”媽媽告訴他:那是要讓對方感覺到他的心跳,因為怦怦的心跳聲裏蘊藏著彼此的牽掛啊。”

不 是嗎?在夏日的黃昏偶見一對彩蝶繞花飛舞,眷吻著花蕊戀戀纏綿不願離去,我想到了梁祝化碟淒美的愛情故事;在七月七的夜晚,在農家院落的葫蘆架下,給孩子 們講起牛郎織女那古老的傳說,所嚮往的不就是人間至純至愛的真善美嗎?在八月十五月亮最圓的的夜晚,唱起那首“寂寞嫦娥舒廣袖”看著那個可憐的兔兒緊綴著 嫦娥婀娜的衣襟,我仿佛看到嫦娥心痛的感覺。雖然仙人們在天庭裏有幾千年的天命,可他們仍然羡慕凡人男耕女織的生活。要知道人生易老天難老,天上一日人間 一年啊,難怪人們常說一日夫妻百日恩。

一日,在電視裏看到這樣一則昆蟲愛情:兩只蝸牛在一條路上相遇,他們伸出美麗的觸角互相揮動著手臂, 在光天化日之下很快地將身子纏繞在一起。他們象似久別的情人,一會兒擁抱,一會兒纏綿;或傾聽,或訴說。看到這身子與身子的交融,心事與心事的熨貼,能不 給人以心靈的震顫嗎?

人是高級動物,自然的屬性讓他們學會了思考和創造。然而,一但人性抿滅就會秧及整個社會,在現實社會中有一些人為了權 勢之爭耗費了太多的精力,他們有時間勾心鬥角和把匿名的唾液噴向別人,卻沒有時間與周圍的朋友和睦相處,這不能不說是連昆蟲,動物都不如的悲哀。當著一個 個新生命呱呱墜地和一個個垂死掙扎的生命老去,那些巧取豪奪,爭名奪勢,勾心鬥角,爾虞我詐,弄個魚死網破的人,是否該烤問一下做人最起碼的良心?


れは運動不足
諾基亞定制的Android系統名為 Z Launcher
你在霧裏看山,我在山中看你。
It will take investigators at least a

year

正義與邪惡實際鬥爭中難解難分
人所皆知,不議亦罷!
人都成為社會主義法治的忠實崇尚者
話劇高於舞劇和音樂劇
說唱著心照不宣的往事。
女人別讓皺紋出賣你的年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