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一片茂密的森林

夢裏的城市變成了一片茂密的森林,我是居住在裏面的一只吃著水草的怪異兔子,我在荊棘草地上拼命地奔跑,是尋找那片屬於我自己的覓食空間,那片森林裏有黑暗潮濕的藤蔓,也有你。”陳晨用墨汁潑出歌德的世界,現代版的浮士德,竟如曾經那樣,掩藏著這樣一個被一群搗蛋鬼踩踏過的夢。那些帶著白色面具的少年們,被現實夾雜在高樓的縫隙中,看著城市的紅燈酒綠,感受著無數的水滴在夜晚中升騰。有著怪物一樣身體的池海翔,接受著露骨的嘲笑、惡毒地挖苦,但那些始作俑者都愚笨透了。“他們嘲笑著我懷著孩子,說我是男孕婦,他們不知道的是,我的肚子裏,真的繁衍了一個生命。那是與我相通的藤蔓,他和我一樣在成長,在忍受著這個世界所帶來的憤怒。”

  
人們只知道彩虹是絢爛的折射,卻不知道陰溝裏也會有五彩斑斕的油漆。因為夠不著高聳的雲端,所以只得拼命地踩踏腳底的世界。這樣夾雜著原罪的欺淩,也許每日都在舞臺上零星的上演。即便是英俊的季岸,也和池海翔一樣被世俗排擠。他凝固了周圍人貪婪的內心,遮罩了他們探尋的眼神。因為他只是自閉外加嚴重的臆想症。這樣的孤立卻不可被忽視、被取代的存在。

  
有些秘密是太過於龐大和尖銳,有時候直接被暴曬在烈日下,反倒只會泛起一絲絲微動的漣漪。就像放大鏡外的風景,扭曲和蒼白。但生命是一片暗藏悲傷卻又堅韌的海洋,他容許你彙聚畢生都會傾盡的眼淚,卻無法放任你自生自滅的頹廢。煙焰就是這樣的人,他混跡於社會渣滓之類的代名詞,他過早的融入社會,所以更加清楚社會的本質。他純粹地憎恨著弱者的眼淚,熱愛著強者的血液。

  
三個少年存在光影的陰暗面,他們成了光榮的影子,生活在別人無所謂的視野中。不知道是誰說過每一天都是嶄新的”這句話。事實上,我們生命中大多數的日子,都是平常陳舊的,它們平凡到可以任意在我們的記憶中抹去。因為我們的一生並沒有那麼多值得紀念的東西。很多個“嶄新的一天”似乎都是效仿著已經過去的“昨天”。建築の原理
衣食豐足,生活無憂
通る狭い十字路は
野分(のわけ・のわ
博斯騰湖
這世上的窮人,究竟有多窮
日本で生活
瞬間がは一種の美
寫一箋心情小字
顔馴染みに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