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年孤帆隨風抖,三千癡戀付東流。

 一指煙雨江南,打濕紅袖霓裳,一遝相思成傷的素盞,銘刻雪蓮山的牽絆纏綿。絲絲縷縷的往事,不想憶起,卻無法忘記,因他已培植在生命的每一根神經裏,孤傲英姿,個性偏執,滄海深處凝雙眸,恨當年,悔當初。相遇的路口,輪回的劫數,塵緣,浮夢,錯織月上樓臺醉華影。惟怨歲月無情,一場煙雨劃傷三生石情緣的宿命。

  
一枕黃粱夢,一曲煙雨樓,一闋清詞渡寒舟,千年孤帆隨風抖,三千癡戀付東流。

  
舊地遊,人難留,朝暮離恨添新愁。

  
風吹浪,揮錦袖,展卷凝筆澒章憂。

  
三月春風催人醒,草木叢生花飛橫。癡情濃,雨吟苼,飛絮漂泊醉古箏。逍遙夢,秦川瓊,煙波浩渺滄海行。

  
雁南飛,曲悲情,花落幕謝化東風。

  
嘗盡罌粟般的思念,旋翅扶搖眷戀的峰巔,任牽念在荒涼的文字裏寒暄。誰知一念之間,萬水千山竟是無法修補的荒原,眼眶充盈,雲凝成團,沉澱為珍珠的顆粒,蒼白羅曼蒂克的浪漫。

  
萬傾碧水沖刷灘石苔蘚,卻洗不去心靈深處一絲憂鬱。半世癡狂,沉睡在韶華夢境裏,追尋來時的路。歲月的時針轉彎再轉彎,卻轉不回曾經的從前。個性卑微再卑微,卻抵達到萬丈深淵。一季花開,月影水波情弄人,青燈攝下孤影,盈淚浸濕春韻,千絲萬縷,隨塵緣天宇飛揚,君可知流水瑤瑤,此情何所依?

  
紅塵萬丈,鶯飛草長,歷經幾多滄桑?幾多風霜?期許了今生瞬間華麗舞場。曾幾何時,漸行漸遠的背影,把眷戀一瀉千里,腹地難收。月光下柔情如許,滿池心語,從最初相識到最後別離,從陌生到熟悉,從無話不談到無話可說,亦真亦幻,夢醒時分,才知是歲月把我丟在現實的邊緣,燃盡了最佳的風景,焚燒了薰衣草的花徑。

  
冷風伴月楊柳垂,鴻雁空對殘墨飛。誰念我望及春憂,幾多愁,鎖青樓,玉壺枕水月上鉤。弄輕音,瑤琴碎,琥珀情,君離去。唐詩宋詞記下一場風花雪月的故事。

  
輕渡蘭舟,煙波濕千秋,感歎塵緣情未了,愁雲不散定今生,暗香盈袖,西風卷簾,豆蒄初開千裏夢,風韻雍容尋方瑩。曾遊處,點點滴滴,陌上花開,風輕雲淡,月疏疏。獨佔殘春,眼波含恨,歲月把初春的花蕾粉濕為記憶的碎片,誰憐細雨纏綿繞雙肩,芳華遠去蒼老流年。

  


  
沐浴思念的溫泉,捧起垂柳彌漫的蜿蜒,奇思妙想的對接,在你我相遇的曼妙裏,如此輕柔,如此驚豔,如此陶醉。春風,春雨,春醉人,浮想聯翩的誘惑,踏著春的筠韻,輕輕地牽念遠方的你————還好嗎!

  
春的腳步搖曳思念的風鈴,懷揣至真,至純,至善的羽翼翱翔你人生的足跡,為你譜一曲戀歌,唱成絕響,為你點一盞不滅的青燈,照亮你所有的黑夜,為你祈求幸福快樂的光環伴隨你永遠永遠!

關於樹洞的故事
我從中得到了莫大的滿足感。
童年的記憶並不是很清晰
A thawing of relations.
接道は北道路
The 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
The Martian atmosphere – a crucial question
把握前進的每一個節奏
The human race would peak in the year 3000.
は結婚式の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