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望之不似人君

人倫明於上,小民親於下。有王者起,必來取法,是為王者師也。《詩》雲:‘周雖舊邦,其命維新。’文王之謂也。子力行之,亦以新子之國!”

  
他說:“大德之人不官不王”,他不為官,不做王權的附庸,而要做普天之下人人尊敬的“王者師”。齊宣王找他聊聊,他竟說,聖君有不召之臣,必須先師之然後臣之。他敢做敢說,他批評梁惠王:

  
“王何必曰利?”---《孟子妨夯萃酢?

  
他罵梁襄王:

  
“望之不似人君,就之而不見所畏焉。”---《孟子妨夯萃跎稀?

  
他更責難齊宣王:

  
“四境之內不治,則如之何?”---《孟子妨夯萃酢?

  
不但如此,孟夫子更是大罵當時所有諸侯為“五霸之罪人”,毫不留情的批判他們為政為人之過失,更是近乎雄辯的向當世的其他思想家和帝王提出他的政治學說和治世理論,儼然一副長輩師者模樣,這並非狂傲自大,孟子他有資格更有能力為“王者師”,為天下師!

  
四反笳煞?

  
景春曰:“公孫衍、張儀豈不誠大丈夫哉?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熄。”

  
孟子曰:“是焉得為大丈夫乎?子未學禮乎?丈夫之冠也,父命之;女子之嫁也,母命之,往送之門,戒之曰:‘往之女家,必敬必戒,無違夫子!’以順為正者,妾婦之道也。居天下之廣居,立天下之正位,行天下之大道;得志,與民由之;不得志,獨行其道。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此之謂大丈夫。”
精神科・心療内科っ
幼稚園・保育園
仕事は人柄で
客様と建築会
她一青樓女子,又怎能得罪起達官貴人
每一個我們經過的角落
這成長的悲傷有誰懂?
し勢力も落ち
這樣單純的記錄不夠精美
記憶像一首歌!
時間が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