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理塘寺的金頂像是一種許諾

 不過我們已經累得沒法再走了,理塘寺的金頂像是一種許諾,反正到拉薩還早,我們就曬乾行囊,順便觀看當地的盛事賽馬節。剛剛從貢嘎山和塔公草原下來,寒意未散,我們懶散地躺在草地上,曬乾潮濕的頭髮,看著一個接一個村的姑娘小夥子們比賽跳舞。 

    
這個小城寧靜,這片草原廣闊,不過與別的地方並沒有不同,地平線的手指緊摳著天邊,像是我沒完沒了的生活。 

    
生活像長跑,沒有終止,也談不上目的,或者更像是跳水,我總是迫不及待地打算縱身一躍。生活在別處,我年輕著呢,可以隨便揮霍,我想。 

    
我給自己灌滿啤酒,像個快樂的啤酒罐,躺在草地上發酵。陌生人的腳步,從身邊走過。我會陪著各種各樣的朋友——彈弦子的小樂手,騎快馬的漢子,找不著北的義大利人——在草原上痛快地聊。我是所有人,我誰都不是,我會繼續走我的路,直到聖城拉薩。 

    
到了之後如何?我根本都沒想過。 

    
我是怎麼發現她的? 

    
後來,我無數次地回想那個命定的早晨。如果那一瞬間,她低下了頭,或者是,我轉了臉,一切會不會是別的樣子?我會向西走上去拉薩的路,她會向南走回那開著格桑花的院落。我們的生活,會像兩片樹葉,毫不相同,永不相干。 

    
但是,我所能回憶起來的,已經是我一直目不轉睛地看著遠處那位坐在草地上的木拉鄉少女。 

    
她有著水晶般深邃的眼睛,油亮的辮子垂在番紅底金花的藏襯衣上,直到腰際。身邊其他姑娘的表情,都隨著表演而欣喜,或被熱烈的太陽曬得直皺眉頭。只有她,纖細的手托著沉默的下巴,指甲輕壓著微微翹起的嘴唇,好像是在很認真的生氣,烈日下紋絲不動,油亮的秀發梳得整整齊齊。 

    
周圍的一切都遠去了,草原和天空都消失了。我在哪里,我是誰,我去哪里,什麼是道路,什麼是生活,一切都不重要了,我甚至不記得她是不是跳了舞,跳了幾支舞,舞姿是否優美。我只是看著她的眼睛,仿佛是在看著一副古代仙女的壁畫。我像螟蛉一般飄飛著,沉了進去。 

    
她轉過眼去,我會覺得整條河流都在她的目光裏閃爍。她整理辮子,我會覺得草原上的風向也隨之改變。似乎這草原上的一切,僅僅為她而存在。 

    
但是那姑娘紋絲不動,仿佛她真是一幅畫,每一個瞬間都美不可言。她像是坐在我的身邊,又像是遠在天邊。最後一縷夕陽的光線中,像是幻覺,每一陣風吹來,我都害怕她會消失。 

    
後來,舞會結束了,我愣愣地看著仙女站起身,獨自一人消失在人群中。我手中還攥著一元紙幣,上面寫著她的名字,她叫曲西。地址卻寫得不明不白,藏漢夾雜,憑那字跡完全找尋不著她。 米国癌専門
Malik joins the line-up of Pakistani
彼の顔には笑顔が
姹紫嫣红繁華街
鴨心や鴨肝臓
衝動を生财有道財
太陽と雨,足
他是急著趕另一個女子的約會吧
不僅僅是一條孤寂的弧線
眼睛深陷的留學生女孩兒在現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