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泥濘豐富並歷練著我的人生


1

鄉野的莊稼地沒有邊際,中間縱橫交錯著多條小徑,有一些是人為所致。下雨後,或是澆灌後,踏在上面,滑不溜秋,看不清是小麥,還是油菜,我手裡拎著一雙鞋,赤足前行其中,輕快得整個人像飛了起來,忘記自己的年齡,仿佛回到了上小學的那個年代。

兩個老師走在前面不遠處,他們穿著灰色的中山裝,擺開雙手,跑得很快,在說,快,要趕上末班車。我遇到了一個溝渠,寬大的樣子,不敢跨越,僵持在原地。

就在此刻,前方大道上一輛客車駛來,停下,我看到他們魚貫而入。我雙腿綿軟,內心悲哀,因為這意味著我將獨自步行十幾公里的泥濘之路,才能到家。

也不明白如何會在瞬間蓄髮內力,縱身一躍,越過溝渠……

我的右腿慣性地蹬了一下,夢被驚醒,只感到眼皮沉重,又閉目進入夢境。

2

再度醒來,已是紅日東升,肩胛骨特別酸痛,起身穿衣,拉開窗簾,天地空明,初冬的氣候略顯乾燥。

刷牙,洗臉,看著鏡中的自己,魚尾紋不可抗拒地刻在眼角,我抿嘴微笑,深呼吸,捧一把冷冷的水於臉部,很清爽,很刺激。也許,在這樣的一個早晨,涼水洗臉,是多麼的重要,能讓人保持清醒的頭腦,迎接新的一天。

出門。樓梯口防盜門自動關緊,它重金屬的聲響提醒著每個出入者,生活就是不斷地重複,辛苦地奔波,來來回回,以獲得個人所需,以體現自身的價值。

社區外的空地上,我幾乎每天看到一個雙腿殘疾的中年男人坐在輪椅裡,他的頭髮像一堆雜草,臉色萎黃,但他粗糙的手指十分靈活,能修補各種鞋子、雨傘,皮包和衣服的拉鍊,等等。

近幾年來,隨著社會的進步和發展,節奏的加快,人們都知道一個人的生存必須用勞力養活自己的道理。乞丐越來越少,出現了許多擦皮鞋的和撿破爛的男女,他們是卑微的,但他們是等價交換,不要別人的施捨,是用體力去換取勞動成果,面對這樣的人群,我敬佩,尤其是一些殘疾人,生活環境無法使大家人人平等,但人格的平等是不可置疑的。

每個人來到世上,上帝就給安排了一條光榮的人生路,而所有的人都堅定地走在路上,不管泥濘和荊棘。這樣想著,我走上街頭。一片金黃的葉子直直地飄落在我的腳旁,像裸露在風中的一枚果實,散發著成熟的味道,我幻想它是一艘小船,將我載向目的地。

3

我要趕緊到達那個月臺,守候一輛車經過,它會把我帶到工作的地方。

有人說,工作是為了生存,是一種途徑。我覺得在工作中,身體力行,是務實的,遠離空虛和迷茫,讓自己在思考中認識自我,擁有獨立的空間。

我想起了十多年前來到這個城市,搬進一套屬於自己的新居後,養的兩條金魚,一條是黑夜的顏色,一條是陽光的顏色,我分別給它們命名為“泥泥”和“幸幸”,剛剛上一年級的女兒問我其中原由,我意味深長地笑了,說,小囡,也許現在告訴你,你不會真正懂得。但我還是以最膚淺的語句解釋給她聽了:“泥”即泥土,我們出生地的泥土都是黑色的,它養育了我們,不能忘記;“幸”即幸福,像太陽的顏色,金色,溫暖,我們現在不是很幸福麼?

我現在習慣了在一個城市裡工作和生活,當看到綠化地帶裡的泥土時,就會感慨年少時走過的每一條小路,和家鄉的田野,那股泥土特有的氣息充塞在我的心中,成為歲月裡的一味良藥,時時救贖著一顆枯寂的靈魂,“心兒永遠嚮往著未來”。

就在我穿過馬路走向月臺的當口,看到一個老人正顫巍巍地前行著,而這個時候,正值交通高峰期,車子接連而至,這裡沒紅綠燈,必須小心加耐心地等待,我扶著老人,好久才過了斑馬線,但是,我要坐的那趟車就這麼擦身而過。

深夜的那個夢重現於腦際,這是一個預言嗎?年少時走過泥濘,越過溝壑的景象已成為記憶,深植于心田,它在夢境呈現,是必然的。

在人生的路上,懷著夢想,總會經歷種種際遇和挑戰,在泥濘中跋涉,把自己的身體提供給這個世界,而終究,身體會離開這個世界,像一棵樹,開花結果,完成使命。

我乘坐了下一趟車。“一切瞬息都會過去”。走過的路有多少泥濘,就有多少記憶。它們裝滿了我的行囊,豐富並歷練著我的人生。On the thoughts of the first
Ahead of Treviso
Indiana hospital
only the dream wings fly in!
Rare 'lesbian' penguins build love nest at Israeli zoo
internationally
心太累比人死了更恐懼
今生也逃不過前世的命運
感謝那個罵我的人
誰的心裡還記著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