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有一天,她也會是我的老婆

假如她從100個男人面前經過,我敢跟你打賭有98個男人會對她心動,那兩個心沒動的,一個是瞎了眼的男人,一個是不喜歡女人的男人。在我的心中,她就是這般美麗的一個女人,我叫她小夢。那一年,我只有22歲,大學畢業後應聘到一家還算不錯的公司,小夢和我同歲,她大學畢業後也來到這家公司,我們成了同一部門的同事。那時公司不少男人對她躍躍欲試,這些男人無一例外都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我也喜歡小夢,但覺得她太漂亮了,太純潔了,太高貴了,我是配不上她的,所以我追她也是非常不靠譜的事。於是我選擇很少搭理小夢,而是把大把的時間投入到奮鬥中。

  
豈料,小夢對我似乎很感興趣,總是讓我送她回家不說,偶爾還要求我請她看電影、逛公園、下館子……一來二去,我這個自以為用上半身思考的動物,就讓她整成靠下半身思考的動物了。她說喜歡我,我說愛她,我們發生了關係,一切簡單而迅速,沒過多久她說自己懷孕了。我說那好啊,咱們結婚吧,她說我們都還太小,不想結,讓我給她兩萬塊錢,先把孩子流了。我家庭條件不錯,上大學時自己攢了三萬多塊錢,就都給她了,因為我想她是我的天使,有一天,她也會是我的老婆。

  
三個多月後,小夢的身體恢復得差不多了。有一天,我正工作呢,樓下的保安突然說有人找我,我也沒細問,蹦蹦跳跳地就下去了。一個45歲左右的男人,脖子上帶個金項鏈。他問我是不是小夢的男朋友?我點了點頭。接下來他慢條斯理地說:“你知不知道你殺人了?”我迷惑了。他說:“你給小夢拿了錢,讓她去流產,可你知不知道,那個孩子是我的。從小夢上大學二年級,我就開始養著她,學費、生活費全是我出的,就連她現在的工作都是我給安排的,是我挽救了她,否則她的子宮就是男人們的公廁……”聽了這些話,我有一種萬箭穿心的感覺。

  
我哭著跑回辦公室,特別衝動地薅住小夢的頭髮,把她薅到走廊,然後打了自己兩個嘴巴,又打了她兩個嘴巴,邊打邊罵她,騙子、婊子……同事們拉住了我。小夢突然發瘋了,她哭著大喊,我就是,我就是,怎麼樣?她跑了。不久,小夢辭職了,因為她的“傳記”在公司裏傳瘋了,那些曾經對她躍躍欲試的男人也對她嗤之以鼻,他們怕被傳染上疾病。同事們暗地裏也嘲笑我“就是他,就是他,他就是被那個婊子騙了的男人,聽說他父母都是大學教授呢。”我大病一場,因為我知道了,那一切的傳言都是真的,我第一次戀愛就是這個下場,我的天使原來是個婊子,哼哼,我能放過她嗎?不能。我要報復,我對她的愛有多深,恨就有多深。

  
2

  
病好以後,我找到了小夢。記得那天我叼個煙捲,拿一萬塊錢狠狠地砸在她的臉上,然後我又撿起了那些錢,放到我的包裏。接下來,我又從兜裏拿出一塊錢塞到她的胸口,我說,你也就值這個價了。她低個頭,面無表情地坐在那裏。我拿出一百元說,來,給爺笑一個。她笑了,我就給她一百。那天我跟耍猴似地把她耍了夠,她很配合我,然後我把她一頓臭罵。我開門走了,一走出去就淚流滿面,我多麼希望她反抗我,我多麼希望她會向我解釋那一切都不是真的,只要她說,我就相信她,我就不介意她的過去,我會娶她,可是她竟然一句話都沒有解釋,就像她從沒說過愛我一樣,可事情沒有發生之前,我感覺她是愛我的。

  
我們有兩個多月沒有任何的聯繫。直到有一天淩晨12點多,外面漆黑一片下著暴雨,我的手機響了,是小夢打來的,她哭著說:“來,來,幫我,幫我,求求你了,快點,快點……”我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胡亂穿了件衣服,拿了家裏的菜刀,開了車就去了。我以為小夢被人欺負了,到了才知道,其實不是,只是她的父親突然昏了過去,她打不到車送她父親去醫院。

一切都是昨日的歷史!
空調車裡瀰漫著各種夾雜氣味!
孤独だからと
躊躇せずに彼女
人生就像一場悖論
青春があの丘
一直想要一種世外桃源般的生活
一种の情を自分達の醉态
太陽の月 26日
有時人生,只需一抹淡然!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