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坐守成天荒地老

緩步進入亭中,亭內的石凳,石桌污漬不堪,亭頂的青瓦大部分脫落,亭柱斑駁,尚有一絲紅漆殘留,仿佛在證明它百年的滄桑。是了,現代人多半沉醉於城市的浮華,還有幾人能在這荒郊的野外古亭裏坐上片刻?現代文明有了發達的交通工具,不管距離有多遠相見輕易,人們再也無需在這遠去的亭外揮手作別。

  心在此刻,竟有一絲傷感。舊亭,古道,夕陽,荒草,構成一道令人惆悵的畫面,前不見古人後不見來者,難盡戚然,腦中就想起“長亭外,古道邊,芳草碧連天。晚風拂柳笛聲殘,夕陽山外山。天之涯,海之角,知交半零落,一壺濁酒盡餘歡,今宵別夢寒……”這闕經典名篇。如今詞人已斷青絲,長跪佛前,只把這首憂傷的送別,留與孤鴻聲聲哀鳴。

  “亭,停也,人所停集也。”這個古亭曾近有多少人在此駐足,流年飛絮中又送走了多少南來北往的過客,靜寂無言中看盡了多少人間的悲歡離合?不知道亭旁的小道,留下了多少參差不齊的腳印,迎來了多少三拜九叩的香客,還有那些提籃別斧的山民?那亭中的石凳有多少人坐過,那石桌上擺過多少壺離別的濁酒,那斑駁的亭柱有多少人撫摸過,那周遭的荒草,在翠綠枯黃中經歷了多少生命的輪回,那山上下來小歇片刻的老夫是不是曾經在亭子裏嬉鬧過的放牛郎?不得已知,或許只有古亭知道,歲月知道。

  把酒話離別,總以為古人端起的酒杯不過是故事中的道具,總以為那些亭前的古道,不過是為了人來人往的襯托。唯有經歷滄桑之後才明白,那杯中的酒有一絲苦澀,那往來的人皆有著自己的故事。遙想往昔,流年悠悠,夕陽下的黃昏,鋪著悵然的顏色,古亭的臺階下揖手別去,此後山路迢迢,雲水茫茫,長亭複短亭,不知何時再相逢?離人已遠,揮灑在古亭的清淚早已被歲月風乾,只是如何知道,那圓柱上纏綿的詩句誰吟了又吟,那古亭邊的楊柳誰折了又折?

  喟歎一聲,文字如 雨珠敲打心窗。漫漫流年,任憑滄海桑田世事變遷,古亭淡看無語,只是默默坐守著晨曦昏鴉,朝花夜霧,坐守著獨屬它的歲月和歷史。古亭不知人事,人事卻在變 換,多少同行的人走著走著就散了,多少相愛經不起歲月的碾磨,誓言終成風中的唏噓,多少離去的親朋故友,從此音訊渺茫,山水再難相逢,孤燈殘影中難了紅塵困擾,終究望穿了秋水,霜白了青絲,進入了荒塚。

  山上的楓葉又紅了,一場冬雨下來,落紅片片飛舞,遠處的笛音悠悠揚揚輕訴著誰人心上的愁緒,寂寥中的古亭,坐守成永遠的眺望,等待萬千秋水之上塵煙之下的過客中,那個宿命早已註定的人,期許紅塵阡陌,一路上孤影終有相依。

  都說行文者易於感傷,一個被現代文明遺棄的破亭,怎也讓愁緒堆積?可又有誰能夠明白這古老的亭子原也是有生命的,儘管它默然無語,憑任風雨吹淋,只是靜守亭前光陰,但它終是一道寂寥中永恆的風景,洞悉著人間悲歡離合,迎浮世千重變。即便那一日,它終將消失在人們的視野裏,夕陽遲暮中依然令人想起它的存在,想起它無數個寂寂的日子靜默的坐守,坐守流年,坐守滄桑,坐守成天荒地老。

る間の患者への付 住宅の並ぶ地区に入 零零を重 萬物離了陽光雨露就會停止生長 無法做到兩全其美 黄河の大きく揺ら 特に哀調飄々と 彷徨を理由に に歓談を交わし Stockholm, Sweden is the truly wonderful places to live, work and visit.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