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49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還是那般如煙火淒涼

都說大學是個自由的年代。我想,你的自由終於來了,那年冬天很冷,我路過你的城市。打聽到你所在的學校。我並沒有想去看你,我只是想去看看你選擇的學校。是否如你文筆裡的詩情畫意。是否很好。於是我幾近周折找到了,那年你還18,我20。我站在你們學校大門口,看著來來往往的學生。他們相互挽著手,是那樣親密,當時,我就在想你也許就和他們一樣與你的男友行走在你們學校的某個地方。現在我都清楚的記得那天是星期四。後來我回了貴陽,你還在西安。
貴陽的天氣,氣候都還好。一年了,你是否已經習慣了西安的天氣氣候呢,我記得我有朋友跟我說,他們上大學後都變成了他們沒上大學前最討厭的那類人了。我還是一如既往,沒有變。不知道親愛的你是否也如他們所述一般呢。其實在你去西安後,我也去山東上學了。那時的你乖巧懂事,唯一不好的就是常有一種自卑感在身,那時朋友還開玩笑說你是悲觀主義的詩人。你說你寫的日記就是你的嫁妝。還在繼續寫你的日記嗎?還在籌辦你的嫁妝嗎?
12年的時候,你19 我21 ,你在西安,我在離你不遠的寶雞。你是否還記得你19歲生日那個來歷不明的包裹。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又不知道。因為我不想知道你的事情,可是我又想知道你是否過得還好。我唯一??知道的是那年的十一你去了北京。我算著西安到寶雞的距離,我想去看看看你,可是又少了一種見你的身份。原諒在這幾年沒給過你一個電話,也包括你在傷心難過的時候連一條短信的問候都沒有,我也知道。你或許不會需要,所以你不會怪我的。其實像你這麼外向善良的女孩,肯定會有很多朋友老鄉的。是否他們待你如小妹知心朋友那般。這一年你好像也沒太大的變化,長發剪了,染了,燙了。還是那般如煙火淒涼。
13年,也就今年,我在寶雞,你在西安,我還是每天過著重複的日子,上班,上班,這一年我想也應該是你大學你最難忘的一年吧,你交了男朋友,也翹了好多課,是不是。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你太好。親愛的,你不知道的是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你掏心掏肺對人家,人家就一定如你那般對你的。這年的前半年你應該過得還好。似乎在後半年也包括現在都不是很如意的。你20歲的生日,你想要個溫暖,我想著個要求肯定有人能滿足吧,在你所有的日誌和說說你,出現過兩個男人的名字。朱金山和劉揚,你對朱金山的是一片愧疚,對劉揚是又愛又恨。我完全能理解你的感受。你這麼好的姑娘,沒遇到個好人,儘管我知道你很不好,可我還是找不到出現在你面前的理由。我不知道你為那所謂的劉揚哭了多少次,有的時候,我甚至羨慕劉揚,能遇到你,可是他待你並不好是吧,你說過人生難免會遇到人渣。錯的是把人渣當寶。可是親愛的,你為什麼還要把人渣當寶啦,原諒我這樣氣憤的說話,我是為你感到不值。他到底有多好,讓你這麼愛他,愛到不堪,你要相信我。你會遇到心疼你過去的人的,他普通,或許不是我,但也不是劉揚那般負心的人。你要乖乖的活著,一個讓你如此不堪的劉揚,還有更好的劉揚

最近你煩吧,聽說你生病了,挺嚴重的,其實當得知你要手術的時候,我就已經動身來西安了。我也挺笨的。到了西安才意識到我並不知道你在哪個醫院,我擔心的是有人照顧你嗎,我知道你心裡的害怕。我心裡反复的問我自己你到底是怎麼啦。那麼嚴重,是囊尾炎還是結石之類的。終於。得知你所在的醫院。我去醫院,你知道嗎,你不知道,那時,我在想劉揚縱使在不好,照顧你這般也算是盡人意了吧, 所以你不要因愛生恨,放過他吧,你不是說他,周旋在兩個女人之間累嗎?他應該也累吧。

都說大學是個自由的年代。我想,你的自由終於來了,那年冬天很冷,我路過你的城市。打聽到你所在的學校。我並沒有想去看你,我只是想去看看你選擇的學校。是否如你文筆裡的詩情畫意。是否很好。於是我幾近周折找到了,那年你還18,我20。我站在你們學校大門口,看著來來往往的學生。他們相互挽著手,是那樣親密,當時,我就在想你也許就和他們一樣與你的男友行走在你們學校的某個地方。現在我都清楚的記得那天是星期四。後來我回了貴陽,你還在西安。 貴陽的天氣,氣候都還好。一年了,你是否已經習慣了西安的天氣氣候呢,我記得我有朋友跟我說,他們上大學後都變成了他們沒上大學前最討厭的那類人了。我還是一如既往,沒有變。不知道親愛的你是否也如他們所述一般呢。其實在你去西安後,我也去山東上學了。那時的你乖巧懂事,唯一不好的就是常有一種自卑感在身,那時朋友還開玩笑說你是悲觀主義的詩人。你說你寫的日記就是你的嫁妝。還在繼續寫你的日記嗎?還在籌辦你的嫁妝嗎? 12年的時候,你19 我21 ,你在西安,我在離你不遠的寶雞。你是否還記得你19歲生日那個來歷不明的包裹。你的一切我都知道,我又不知道。因為我不想知道你的事情,可是我又想知道你是否過得還好。我唯一??知道的是那年的十一你去了北京。我算著西安到寶雞的距離,我想去看看看你,可是又少了一種見你的身份。原諒在這幾年沒給過你一個電話,也包括你在傷心難過的時候連一條短信的問候都沒有,我也知道。你或許不會需要,所以你不會怪我的。其實像你這麼外向善良的女孩,肯定會有很多朋友老鄉的。是否他們待你如小妹知心朋友那般。這一年你好像也沒太大的變化,長發剪了,染了,燙了。還是那般如煙火淒涼。 13年,也就今年,我在寶雞,你在西安,我還是每天過著重複的日子,上班,上班,這一年我想也應該是你大學你最難忘的一年吧,你交了男朋友,也翹了好多課,是不是。你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對你太好。親愛的,你不知道的是在這個世界上並不是你掏心掏肺對人家,人家就一定如你那般對你的。這年的前半年你應該過得還好。似乎在後半年也包括現在都不是很如意的。你20歲的生日,你想要個溫暖,我想著個要求肯定有人能滿足吧,在你所有的日誌和說說你,出現過兩個男人的名字。朱金山和劉揚,你對朱金山的是一片愧疚,對劉揚是又愛又恨。我完全能理解你的感受。你這麼好的姑娘,沒遇到個好人,儘管我知道你很不好,可我還是找不到出現在你面前的理由。我不知道你為那所謂的劉揚哭了多少次,有的時候,我甚至羨慕劉揚,能遇到你,可是他待你並不好是吧,你說過人生難免會遇到人渣。錯的是把人渣當寶。可是親愛的,你為什麼還要把人渣當寶啦,原諒我這樣氣憤的說話,我是為你感到不值。他到底有多好,讓你這麼愛他,愛到不堪,你要相信我。你會遇到心疼你過去的人的,他普通,或許不是我,但也不是劉揚那般負心的人。你要乖乖的活著,一個讓你如此不堪的劉揚,還有更好的劉揚 最近你煩吧,聽說你生病了,挺嚴重的,其實當得知你要手術的時候,我就已經動身來西安了。我也挺笨的。到了西安才意識到我並不知道你在哪個醫院,我擔心的是有人照顧你嗎,我知道你心裡的害怕。我心裡反复的問我自己你到底是怎麼啦。那麼嚴重,是囊尾炎還是結石之類的。終於。得知你所在的醫院。我去醫院,你知道嗎,你不知道,那時,我在想劉揚縱使在不好,照顧你這般也算是盡人意了吧, 所以你不要因愛生恨,放過他吧,你不是說他,周旋在兩個女人之間累嗎?他應該也累吧。文字是憂愁的少女 魂散清台,忘情雲度。 平淡無奇的過著每一天 好美的語言 演繹了一段最為蕩氣迴腸的古典愛情 從沒對自己紅過臉 大學的第一年慶祝元旦 人走在那上面發出清脆的響聲! 我曉得不是每個人都值得我去付出. 安靜地只聽見風聲雨聲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